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-->法苑文化
搜索
法庭往事(一)
发布时间:2015/8/24 16:56:35   阅读次数:2577

法庭往事(一)

马朝明

    一九八六年的一个春日,阳光明媚,一个刚走出校门的青年,提着崭新的皮箱,踏上西去的列车,呜……随着一声汽笛长鸣,蒸汽机车徐徐启动,与站台上送行的同学朋友们挥挥手,将要开启他新的人生之旅,那一年刚好十九岁。
    真是往事历历在目,三十年后回忆起当日的情景还是感慨万千。
    来自天南地北的人聚集到列车上,车厢上散发着浓烈的气味,这种感觉从来未曾体会过。周围的建筑物缓缓从车窗外略过,多么熟悉的小县城,生于斯,长于斯,从来没有离开过半步,如今却要离开亲人和朋友独自闯荡,要去一个之前从来没有到过,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。明知那里条件艰苦却又不舍,几百人竞争二十三个“国家干部”的职位也不容易,实在是不愿放弃。
    父母不能养育一辈子,要工作才能生活,这个道理早已明白,但眼前的选择却太无奈。
    耳边响起妈妈的叮咛:“独自一人在外,一切都要靠自己,凡事都要忍让呀!”
    是啊,一切都要靠自己,前面的路怎么走,那里的人怎么样,要在那里待多久,一切都是未知,想起将要担负生活的压力和面对人生的冷暖,此时鼻子有点酸,视线有点模糊。
    轰隆隆的列车向西,一路向西,沿途的建筑物越来越少,山却越来越多,一个个光秃秃的山包几乎什么也没长,在阳光下显得分外刺眼,一片荒凉景象。
    列车将要把我带去的目的地很明确,人生将把我带到何处却难以预期。
   “吱”的一声急刹车,乘务员的声音在列车上回荡:“各位旅客,新安圩车站到了。”
    思绪从远方回到眼前,这是一个只有四条道轨的小站。吃力地提着我的大皮箱,跳到站台上,望着头戴大盖帽的乘务员:“请问到法庭怎么走?”“哦,法庭不远,往回走几百米就到了。”乘务员向东一指:“法庭就在区公所里面。”铁轨在烈日的烤晒下蒸汽腾腾,提着我的大皮箱沿着铁路走走停停,终于到了我要找的地方——区公所大楼里面靠近卫生间的一间办公室,门口挂着一个木制的竖牌,黑色字体分外醒目:化州县新安人民法庭。
    “文革”结束后不久,人民公社已改为区公所,管理着原有的地域,法庭作为法院的派出机构寄居在区公所里面。
    同时被录取的二十三位“幸运儿”当中有二位不太幸运的小伙子被分配到这偏远的法庭,莫兄和我。
    此时,相约与我同日报到的莫兄早已于前一天到达,站在门外欢迎我的到来,握着我的手热情地向庭长介绍我的情况,还兴高采烈地指点,那边是饭堂,五楼是招待所,我们共住一间……显然,莫兄成熟多了。
    眼前的法庭是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房子,四张办公台拼凑在一起,门外还挂着司法所的牌子,原来法庭与司法所共用一间办公室。办公室墙壁上空空荡荡。
    新安法庭地处化州县的边远地带,西南面与廉江县交界,位于鹤地水库边沿,水库的对岸就是广西地界了。当地客家人口占了一半。
    不久,因机构变革,区公所改设为镇政府。
    镇政府饭堂每日开二餐,早上九点开早饭,晚上五点开晚饭,镇干部中午一般都下乡,不管到了村干部家里还是群众家里,往往都客随主便,主人吃什么客人也吃什么,我们也过起了“去到哪里吃到哪里”的生活(案件当事人除外),和乡镇干部没有多大差别。
    有时周末回到县城与朋友见面时他们都说,黑了一点但精神很多,像个干部了,不见了白面书生的影子。

版权所有 广东省化州市人民法院 | 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
办公地址:广东省化州市鉴江经济开发区北京路 | ICP备案号:粤ICP备130216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