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-->法苑文化
搜索
法庭往事(二)
发布时间:2015/8/24 17:01:04   阅读次数:6719

法庭往事(二)

马朝明

 


   
从县城一日三餐到法庭一日两餐的转变只是小问题,最大的烦恼是水土不服,这里属于山区,没有可饮用的河水,要生存只能用井水,当地矿产丰富,地下水的矿物质含量较高,饮用的水在中医上说都是偏热的。一般刚到这里来的人都难以适应,待久了全身上下会出现燥热的感觉。人不得时,利运不通,不久皮肤长满湿疹,极痒难耐,到处求医问药,中医、西医,内服、外用全都无济于事,这试用期四十六元的月薪可谓杯水车薪,有一种无奈叫放弃,只能不去理会它,时间真能改变很多,年长日久皮肤的问题倒也不治而愈,人类确实不简单,适者生存。
   
有一项业余而必不可少的事项就是找供销社主任批发煤油,那时国家能源紧缺,为确保县城供电,在这山高皇帝远的乡镇拉闸是常有的事,于公于私晚上都离不开煤油灯,煤油这种紧缺物资在计划经济年代末期实行双轨制,要想买到便宜的煤油当然要找供销社主任了,而这项不大不小的工作自然就落到我这书记员兼内勤的肩上了,那时经常与强势的供销社主任打交道。煤油灯与电灯同样重要。
   
一九八六年夏天一个特别闷热的日子,乌云密布,天气预报台风将正面袭击这个小镇。台风前的准备是必不可省的,根据以往的经验台风来时必然停电停水,为争取主动,日常储水的缸必须打满,平时水压不足,自来水很少能供上五楼,两个小伙子轮番下到二楼打水,一桶一桶往上提,直到大缸水满,这水可用上几天。然后是加固门窗,准备煤油灯,手电筒之类……。入夜,窗外一片漆黑,台风如期而至,为应对台风,供电站部门早已拉闸,只能点上早已准备好的煤油灯,台风一阵紧似一阵向我们扑来,窗外有人伴着狂风唱着客家山歌,听不懂他在唱些什么,但曲调听起来有点忧怨,在这倒霉的天气中平添几分凄凉。
   
风越吹越大,在窗外呼呼怪叫,令人毛骨悚然,煤油灯迷离的火苗在风中摇曳,忽明忽暗。狂风夹着暴雨拷打着门窗,雨水早已顺着门缝涌进来,实在难以入眠,赶紧起床把雨水扫出去,狂风又把雨水迫进来,一夜都在与这雨水博斗,直到天明,真是何等狼狈。
   
天不得时,日月无光;地不得时,草木不生;水不得时,风浪不平。台风无情地肆虐这贫瘠的小镇,真是雪上加霜,第二天一早,走出门外,望着田野上的庄稼早已荡然无存,楼下的砖瓦房屋,门窗损坏不少,瓦面有的已被掀翻,一片狼籍,回头看看我们的房子,幸好是钢窗,呵呵!算幸运了,知足吧。何时能有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广厦千万间呢?杜甫想得真周到。
   
由于这里一日只开两餐,有时周末回家吃父母的,节省下来一点粮票寄给还在补习班拼搏的同学,倒也颇受欢迎,多年后受益的同学眼里眨着泪花提起此事,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助人原来亦很快乐。
   
那时民诉法还没有规定谁主张,谁举证,法庭办案都靠法官把事实调查清楚才能定案,再加上送达之类事项,要走出去的机率确实很多,常用交通工具是自行车,法庭有一辆公车庭长在用,莫兄建议我们两个书记员各自从家里骑一辆自行车来用吧!这提议很好,于公于私都离不开自行车,因此,不管在乡道上还是在田间小路上都留下我们师徒三人的身影,车把上挂着公文包,三人先后排成一排在路上走,有说有笑,间或拔动一下转铃,这也成为一道风景。由于山路崎岖,公路的坡度较大,上坡的时候不得不下车往上推,有时莫兄提议比赛一下,看谁往坡上骑得更高,比赛的结果往往也不以个子为决定因素,谁的劲儿足则胜出的机会就越大。
   
不久,法院为法庭配置了一台铃木摩托车,这简直是鸟枪换炮的转变。

版权所有 广东省化州市人民法院 | 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
办公地址:广东省化州市鉴江经济开发区北京路 | ICP备案号:粤ICP备13021694号